天涯明月刀33

攝影報道:天落水村告別“望天水”

發布時間:2019-08-22 08:15 來源:恩施日報 作者:楊順丕,沈陽,楊成 編輯:向磊

記者楊順丕 本報恩施圖片庫沈陽 實習生楊成 攝影報道

在離谷底約1200米的懸崖上,七八位戴著安全帽的工人,身系安全繩,一頭綁在樹上,肩上扛著直徑為225毫米的大水管,“喲嘿,喲嘿”,工人們一起使勁,腳下一點一點向前移動。

7月1日,在恩施市紅土鄉天落水村的引水工程施工現場,記者在小地名為三十六彎的懸崖上看到了這樣艱險的一幕。

天落水村缺水歷史由來已久,村名“天落水”準確詮釋了吃水之難——全村3000余人靠天吃水。2018年6月30日,得益于國家小農水項目的支持,天落水村安全飲水工程正式啟動。但水源地距離該村,要跨過兩個村,穿越1200米高的懸崖峭壁和層巒疊嶂的森林。鷹嘴巖、三十六彎等懸崖絕壁地帶地勢險峻,不通公路。工程需要鋪設15公里的管道,才能將清冽的泉水引進村里。這道難題,擺在了建設者的面前。

開弓沒有回頭箭。幾天時間,鄉水利站站長錢少華和施工隊組織近200名工人挺進天落水村,在崎嶇的山路上搬運材料,在懸崖絕壁間探路鑿眼,展開了絕壁引水大戰。深山絕壁中,工人通行全靠繩索和樹干,行走極為艱難。長4米、直徑225毫米、重35公斤的水管,每人一天最多能搬運4根。幾十名工人和4匹騾馬,花了3個多月才轉運完成。

在一些陡峭的地方,要先用原木搭好木梯架,兩人合力才能把管道運過去。無法搭木橋的地方,工人們就在懸崖上方的大樹上系一根麻繩,上下全靠繩子助力,手握麻繩,腳登崖壁,一天上下多次,手上全是血泡。

焊接施工時,懸崖坡度很陡,有些地方無法使用焊接設備,實在沒有著力點的地方,工人們先將一根根水管在相對較平穩的地方焊接好,再抬起數百斤重的水管向懸崖一端慢慢移動。遇到崖上有些樹木太小不能承受重力時,只能在巖石上打鉚釘,再用鋼絲繩將水管套牢,固定在懸崖上。在一段長100多米的懸崖處,水管經過的路線距崖頂200米,距崖底深不可測,工人靠一根安全繩索和安全帶懸吊在絕壁上,艱辛施工。“大家都提心吊膽,最難最險的就是這里。”施工現場負責人說。

由于進出不便,工人們充分利用時間,自備中餐,早進晚出,每天趕在7點前吃完早餐,然后迅速到達施工現場,四個工段同時施工。經過一年的艱辛施工,7月2日下午,隨著最后一節水管在最危險的絕壁上焊接完成,引水工程全部完工,清澈的泉水流到村里。天落水村終于告別吃“望天水”的歷史。

采訪手記

很早就得知天落水村引水工程十分艱險,好幾次相約終得成行。出門前,想象到可能會有不小的困難。車行至無法通過的地方,我們步行山路兩個多小時,接近施工現場。眼前卻讓人傻眼:沒有路可走,沒有樹可攀。只有一根從上方大樹上垂下來的麻繩,無論是身背器材的我,還是身扛近百斤材料的工人,這是到達現場的唯一外力工具。

況且,這樣險峻的地方不止一兩處。我借助繩索上下了五次,由于沒戴手套,手掌火辣辣的疼,還磨出了幾個血泡。幾個小時里,我記錄了工人們艱難施工的畫面,待他們穿著一身汗水濕透的衣褲,拖著疲憊的身子下山時,已是夜深人靜。

責任編輯:向磊

熱圖點擊

天涯明月刀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