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涯明月刀33
當前位置:首頁>>文化>>原創空間

荷香歸去

發布時間:2019-07-05 11:22 來源:恩施日報 作者:陳勇 編輯:王曉蓉

陳勇

天空下著雨,我靠在政府食堂門上,望著玻璃窗發呆。

窗外,是一個機關大院,硬邦邦的水泥地,積了兩三厘米深的水,大顆大顆的雨珠滴落下來,濺起的每一朵小花瞬息綻放成詩意的小瓣,讓人不自覺想起那朵朵怡人的清荷。

如果還是一池荷花,該有多美?我自言自語。朋友一愣,鶴峰也沒幾個地方有荷花,你不是沒睡醒,就是腦子進了水,怎么想到荷花上來了,不著邊際。我沒有解釋,我的思緒已經沖進雨簾,試圖以最迅捷的速度,趕上那些飄過的時空。

我知道,我結結實實踩在腳下的這一塊土地,20世紀初還叫“芙蓉城”。芙蓉,荷花呢。

很多鶴峰本地人不相信鶴峰有荷花。荷花是什么時候引種鶴峰的,無法考證。唯一確定的是,早在500多年以前,鶴峰就已經有了荷花。

當時的土司詩人田九齡,詩興一來,信手創作,其中便有《種蓮》和《采蓮曲》。《種蓮》里云:“芳菲曾挹若耶溪,手植靈根冀與齊。豈為紅妝矜艷色,總緣素節挺污泥。頹顏擬藉芳同駐,妙法無妨貝葉題。幸愿花開高十丈,令人虛姤太華西。”許多文人墨客稱道不已。《采蓮曲》同樣多妙趣,“好似空王翻妙法,拈來種種出塵花”,讓人聯想到田九齡的道風和禪韻。

接天蓮葉無窮碧,映日荷花別樣紅。另一位土司詩人田甘霖,曾以《詠瑞蓮》為題,真實記載了荷花池中“一花紅白各半”的奇景,分享“一朵雙姿現,群芯襯亦芳”的體驗。

詩人筆下的荷花池在哪兒呢?就在當初的土司府,現在的機關大院。

在我的腳下,趕上荷花盛開的季節,這里先是一朵,然后是幾朵、十幾朵……紅的、白的光照亮了整個院子。若是月色如水的夜晚,荷花池畔的柏樹、金竹、臘梅和金桂,疏影搖碧水,月移花動,風輕人語,更叫人心曠神怡,美不自勝。

可惜,20世紀90年代,荷花池被鋼筋水泥整成商鋪門面,歷經數百年或是上千年的荷花池,成了過往。

每一座城市都是一個人造沙漠。望著眼前淅淅瀝瀝的雨,我的思緒還不能全部收回來。雨幕中,我似乎看到了沉睡著的樓蘭古國。那里,曾也是青山秀水。

離開食堂,順著水泥路慢慢走。路邊,有兩三尺粗的欒樹,搖曳著紅白相間的串串種子;有挺拔秀立的南竹,綠意浮漾;也有叫不出名字的綠蘿蔓,正鉚著勁兒向四周攀爬……

責任編輯:王曉蓉
天涯明月刀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