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涯明月刀33
當前位置:首頁>>文化>>原創空間

春天的美味

發布時間:2019-03-04 11:14 來源:恩施晚報 作者:蔡占奎,鄭先瑾 編輯:張國帆
春回人間,萬物萌動。春天把溫暖和綠色帶給我們,眾多的時令野菜也隨之而來,在我們跳動的味蕾上演繹著別致的春天。

QQ圖片20190303193110(119530)-20190304111131

蔡占奎

春回人間,萬物萌動。春天把溫暖和綠色帶給我們,眾多的時令野菜也隨之而來,在我們跳動的味蕾上演繹著別致的春天。

春天最早可以挖來吃的野菜當是蒲公英。蒲公英是對春天最敏感的一種植物,春風吹過,大地蘇醒,它就迫不及待地伸出了自己嬌嫩的小芽,幾天后,植株就有五六片葉子了。蒲公英沒有異味,拿來做菜非常簡單,只需把它擇洗干凈即可,蘸上農家的豆醬吃上一口,真是爽口極了。蒲公英的維生素含量非常豐富,具有清熱解毒的功能,很適合早春季節食用。

香椿是春天的另一美味。香椿樹不大好看,其樹皮黝黑粗糙,可它的葉子美得迷人。春天一到,那些高大枝丫上新生的葉芽嫩綠中透著紫紅,散發出一股類似蘭花的幽香。香椿營養豐富,吃起來風味獨特,味道既濃烈又清淡,仔細咀嚼后,那股悠長雋永的滋味更加濃郁。香椿既可熟吃亦可生嚼,摘一片葉芽放在嘴里慢慢嚼,淡淡的清香里略帶一點苦澀,細膩醇和得如清風拂過。香椿芽炒雞蛋應該算是絕配了,新鮮土雞蛋配上清香撲鼻的香椿芽,那股濃郁的香味即使隔著幾戶人家都能聞到。采一把香椿,嗅覺里全是春天的氣息,味蕾上全是春天的甜蜜。

薺菜也是嗅著春天的氣息而來的。如果野菜們論資排輩,薺菜絕對是上品的,我國古代不少名人就對它情有獨鐘。黃庭堅歌頌薺菜可謂別開生面,一句“墻陰老春薺”,形象地描繪出薺菜家族生長的特殊環境。把薺菜寫得最美的當數楊絳先生《隱身衣》中的“三月三,薺菜開花賽牡丹”。薺菜模樣與菠菜十分相似,有一股獨有的清香,開了花的薺菜雖然燦若星辰般美麗,但不能再吃,因為它的根莖已經老了,應選擇那些個大無花、葉子肥碩鮮嫩的,挖回摘去粗莖洗凈晾干水分。薺菜吃法很多,可涼拌可清炒,最好的吃法是做餡包餃子和包子。包好的餃子、包子,一個個白生生、綠熒熒,像未經琢磨的玉坯,煮熟盛入盤中,又像極了翡翠雕琢的工藝品,它那特有的清香撲鼻而來,吃在嘴里口齒生香,留在胃里妥帖踏實,那是一種來自春天泥土深處的純粹味道。薺菜清肝明目、中和脾胃、止血降壓,民間不僅有“陽春三月三,薺菜當靈丹”的諺語,還流傳著“春食薺菜賽仙丹”的說法,由此可見,它不僅是佳肴一碟,更是靈藥一方。

“綠稀紅暗非我事,且拿野蕨作蔬盤。”古人稱蕨菜為紫蕨、蕨萁,民間稱蕨菜為龍爪菜、如意菜,因為蕨菜蜷曲的嫩尖就像小孩的拳頭,故又稱為拳頭菜。新鮮采摘的蕨菜食用前必須在沸水中浸燙,再用冷水過涼,以此清除蕨菜表面的黏質和土腥味。蕨菜可炒可煮、可燒,可熘可拌,也可鹽腌干制,吃法多樣,皆是可口的“野味”。蕨菜炒肉絲、蕨菜燜雞蛋、蕨菜燉豆腐,風味各異,常啖不厭,妙不可言。蕨菜與竹筍同炒,不僅顏色一白一青讓人悅目,而且鮮爽脆嫩也有區別——筍的脆嫩爽口有質感,蕨在清脆滑潤中有馨香。若用蕨菜制餡包蕨菜春卷,那更是春天的美食——將春天卷起來極具詩意,單是看看就倍感悅目,舉箸入口,清香撲鼻,別有一番滋味。蕨菜炒蝦可謂人間至味,蝦是天下第一鮮,將它與鮮嫩蕨菜共炒堪稱絕配,那鮮嫩的味道實在讓人著迷。豆豉炒蕨菜也是許多人的所愛,飽滿的蕨菜配上豆豉和臘肉,紅綠黑多種顏色點綴其間,既好看又可口,讓人百吃不厭。

春到人間野菜香,春天還有好多好吃的東西,掰著手指頭數都數不過來,讓我快樂地咀嚼著各種生鮮時蔬,去享受味蕾上的春天吧。(圖為做糍粑 鄭先瑾 攝

責任編輯:張國帆
天涯明月刀33